村镇环境治理有”绝招“!听听这位大咖怎么说
发布日期:
2019-06-06

浏览次数:

日前在浙江杭州成功举办的2019(第三届)中国村镇环境综合施治高峰论坛上,农业部科教司原司长、中国农业大学程序教授表示,在我国污染治理方面,生物能源就是一种中国特色非常鲜明的“绝招”。

村镇环境治理有”绝招“!听听这位大咖怎么说


  近年来,对于农村生态环境问题,国家有多重视?

 

  2018年2月,中办、国办印发《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》,明确提出“加快补齐农村人居环境突出短板”,要“以建设美丽宜居村庄为导向,以农村垃圾、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为主攻方向”。

 

  同年11月,生态环境部、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《农业农村污水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》提出,通过3年时间攻坚,到2020年实现“一保两治三减四提升”。



 农业部科教司原司长、中国农业大学程序教授


  2019年3月14日~15日,2019(第三届)中国村镇环境综合施治高峰论坛上,农业部科教司原司长、中国农业大学程序教授表示,中国的情况和发达国家的经验有很大不同。

 

  具体表现在,我国现阶段的财力远不够大,更大的问题是农村地区广大而居住与生产高度分散,呈现差距大,“亲城市”的政策也使乡村严重拖住了整个国家环境质量的后腿。



程序教授分享了一组数据:全国村庄生活垃圾集中(或部分集中)处理率仅73.9%;生活污水集中(或部分集中)处理率仅17.4%;村庄完成(部分完成)改厕的只占53.5%。而同期全国城市污水处理率达93.44%,生活垃圾处理率达98.45%,远高于农村地区。



  随后,程序教授以北京和周边地区沃的雾霾治理为例,阐释了地区与地域间的差异。散煤燃烧是雾霾“罪魁祸首”,从2017年开始北京率先在郊区农村地区开展大规模的“煤改气”与“煤改电”。取暖成本高出散煤3~4倍,为此,北京大幅补贴,每年支持几十亿元。

 

  “显然,我国这种常规雾霾治理思维并没有逃脱‘库兹涅茨倒U曲线’经济规律的约束。”程序教授说。在人均GDP距离多数污染物治理拐点还比较远的情况下,必须要有“绝招”,或者另辟蹊径。

 

  生物能源就是这样一种中国特色非常鲜明的“绝招”。程序教授认为,利用在农村资源丰富而价廉的有机废气生物质,替代煤,替代我国资源非常紧缺、七成用量依赖进口的石油、四成用量依赖进口且价格昂贵的天然气,替代有七成是来自燃煤的电。

 

  将有机废气生物质(秸秆、树枝叶、杂草灌木、有机垃圾等)制成压缩成型颗粒/块燃烧,再在专用的标准炉具/锅炉里燃烧,排放的烟气可达到与天然气相同的水平。


或者将禽畜(人)粪便等有机废弃物经过微生物厌氧发酵制成沼气,再将沼气经过脱硫(或再加上提纯制成与天然气一样的生物天然气),替代煤、重油或天然气作锅炉的燃料。

 

  程序教授提出,采用“分散生产沼气——就地初加工为沼气水合物——拉运到提纯厂集中加工——集中销售”的方式,可能是一条符合农村实际、有中国特色的沼气工程路子。


分享:

相关推荐